パパパパパパパ

燭へし/年齢操作多く

【カラ一】圈套

来自 @摳髂肆 的点文
写完发现自己看评论的时候只看到了骚扰两个字 没看到性ojz因为感觉再拖会被打死所以还是厚着脸皮发上来XD
感觉自己各种偏题各种ooc☜


那天一松如图往常一样去工厂上班,他已经在工厂工作了10年。这10年间他都如同一个机器一样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工作,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是敬业,也因为这样他担任了班长这一职位。
他从来没有渴望过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在他的生活中,也可以说,他不希望有特别的事发生在他的生活中,毕竟他是出了名的怕麻烦。
可是他越是怕麻烦,越有人要找他麻烦。
或许是老天爷对他从出生到现在平静的生活感到不满,于是在那天mafia班的boss空松来到了工厂和厂长进行交涉,厂长虽然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工厂发展成现在的规模,但胆子还是没有多大的长进。正巧空松是一声不吭便来造访的,所以厂长也就有了【已经有约了所以今天不能谈话】的理由。
空松态度十分强硬,硬是强迫厂长留下一个人代替他,然后都已经下班很长一段时间了,厂里的员工差不多都走光了,正在厂长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看到了从休息室里出来的一松,一脸刚睡醒的样子。似乎是下午太累了准备睡一会儿再回家,可是没想到一不小心就睡到了现在。
一松看到几个黑手党和厂长在一起也很惊讶,正准备逃走,厂长就冲过来让一松代替他去和空松谈话,一松一开始也极力拒绝,厂长也急了,连忙以减工资威胁他,一松只好接受了他的请求。
一松压低了帽子,畏畏缩缩地走向空松。
“那个,请问要和我谈些什么呢?”
超蠢的开头。一松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他甚至觉得下一秒自己就要被杀了。
然而情况并没有他所想像的那么糟糕,空松取下墨镜斜眼看了他,然后挥了挥手让手下走开。

其实根本没有厂长所想的那么糟糕,谈的只是一些生意上的问题。空松人也很好,谈话完了还问一松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一松委婉的拒绝了,虽然他已经饿坏了,但他并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空松反而觉得自己给一松添了麻烦,坚持要求送一松回家。
在空松反复要求下,一松只好妥协了。
一路上空松和一松并没有太多的交谈,一松认为这大概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拘束的原因,毕竟他已经紧张得都不敢轻易地呼吸车里的空气。
“真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诶?”
一松疑惑的转过头,发现空松扬起嘴角看着前方。

这绝对是一松人生的转折点。
那天空松给一松的第一感觉绝对不容置疑的是成熟,这件事同时也告诉了一松绝对不能凭对一个人的第一感觉而对某个人轻易下结论。

从那天开始空松便会时不时的骚扰一松。第一次是给一松送了一束玫瑰花和一封信,信的差不多是,我很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只不过空松用他过于华丽的词藻把一件十分简短的事用了一整页a4纸来描述。
一松当时还特别礼貌的回了一封信拒绝空松。但是正好这封信就让空松误会了,空松之前的告白对象总是对他的信置之不理,而一松的回信让空松有一种被在意了感觉。
从那以后空松便开始变本加厉的追求一松。他几乎每天早上都在一松家门口等一松出门上班,每天晚上都在工厂门口等着一松下班。
一松很快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发现自己无论从工厂前面出去还是后门出去都会被空松发现。

那之后又过了几天,一松已经对空松频繁的骚扰忍无可忍了。他在下班的时候上了空松的车,打算和空松好好谈一谈。
结果空松十分巧妙的避开了所有的问题,巧妙到和空松谈话的时候一松都没有注意到。
去你妈的成熟。
一松现在十分想大吼一声。
但是经过这次谈话后一松也发现其实空松并没有他想得那么麻烦,只要乖乖让他送自己上下班,空松就不会过多的骚扰他。
好像就满足于此了的样子。
这种关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尽管一松不会和空松说太多的话,但是一松渐渐的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不过他很不想承认就是了。
他开始期待着早上和晚上,因为他觉得和空松待在一起很安心。空松也比以前安分了许多,至少不会突然搞一下让人感觉十分恶心的事。
感动,真是太感动了。
一松不由得这么想到。
他一开始觉得在空松的车上从工厂到家里的距离很漫长,但是他现在觉得十分短暂。
只是在心里想想还好,结果他那天不小心用眼神表达出来了。用眼神表达出来了就算了,还被空松看到了。
空松扬起嘴角,对着正准备下车的一松喊了一声
“你现在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呢”
空松的语气得意得很,有一种大功告成的意思。此时此刻
一松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中了空松的圈套。
狡猾。
他看着笑眯眯的空松说到。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