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パパパパパパ

燭へし/年齢操作多く

【おそ一】见えない黒に堕ちてゆけ(下)

我对他的到来感到十分惊讶。
在睡觉之前遇见自己思恋已久的人可是件好事,同时我也疑惑于他究竟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坐在窗台上一手扶着窗子以免自己掉下去,一手背在身后仿佛藏着什么。
我歪了歪头想要知道他藏了什么,他面带微笑地看着我。看到我的动作后,低声说
“这是给你的礼物哦。”
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猫咪玩偶。
我记得我曾经对他说过我喜欢猫,却因为身体原因而不得不远离猫。所以当我看到这个玩偶的时候,我高兴得抱住了小松。
“真是的,有那么喜欢猫么。”
他无奈的笑了笑,然后一副要回去了的样子。
“要走了吗???”
“嗯,不过我以后会来找你的。”
他点了点头。
再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
第二天我同往常一样和去轻松神父那里治疗,可我没有任何力气起床。
啊啊…又要变成以前那样了。
我无助地躺在床上,直到轻松面无表情地打开门。
“轻松神父…”
我苦笑着看着他
“我好像比以前更加严重了。”
轻松神父在我的眼中是个比较严肃的人。至少比空松神父严肃得多,我以为他会责骂我,但他不但没有这个样做,还让我躺在床上休息一天。
“不骂我吗?…”
“不怪你。”
轻松神父异常冷淡的语气让我有些发愣。

—————————————————————————————
又到了晚上,我期待地躺在床上。小松说他晚上再来找我,我就想吃了兴奋剂一样躺在床上抖着腿。尽管身体已经软的几乎没有力气了,但在我看来,这是消遣时间的最好方式。

咔啦——
窗户被打开了,站在窗台上的是小松,我张了张嘴,可是我根本不能发出声音,只好勉强抬起手来朝他挥了挥手。

“你怎么了?”
他笑着走过来,语气说不出来的怪。语往常的他不一样,他现在的语气有几分怜悯,也有几分嘲讽。
我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一下子被打开,站在门外的是轻松神父,他瞪着小松,怒气冲冲的走过来。
“又是你啊,恶魔。”
“哈”
小松干笑一声,接着把我从床上抱起来。轻松看着小松‼得瞪大了眼睛,我也因为此时的状况说不出的恐惧,打着哆嗦看着轻松。

“不要害怕。”
小松抚摸着我的脸颊,然后用额头顶着我的额头。
“和我一起堕落吧,一松。”
“你已经回不去了”
轻松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却无法阻止——他阻止不了。
“嗯”
小松听到之后开心的笑出声,对我轻声说道
“你现在是恶魔一松”
end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