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パパパパパパ

燭へし/年齢操作多く

【おそ一】见えない黒に堕ちてゆ(上)


★宗教松paro【paka/恶魔oso/修女ichi/神父kara】【可能有点色松的意味】
★渣文笔
★顺便说一下时间线↓
五年前ichi得病→第五年空松到来→五年后的世界
★可能这一章看不出啥x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BGM http://music.163.com/song/22675533/

五年前的某一天,我得了一场病。
没有病因,是很邪乎的病。我感受不到病痛,但是能感受到自己一天比一天虚弱。
母亲带着我跑遍了镇上的所有医院都没有治好,后来母亲听邻居说隔壁镇上的教会医院似乎能治好这种病便连夜带着我去了哪里。
接诊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仅仅是看了我一眼便吓得大叫。
“恶魔!恶魔!这孩子被恶魔附身了!”
我的母亲从来不信这些,她便开始咒骂老者是庸医。
直到几个修女给老者端来了一杯水后老者才冷静下来,他看着我的母亲一字一句地说到。
“能治是能治,不过我们要将这孩子隔离起来。如果你真的想要让他再次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你就把他的行李留在这儿,一个人回去吧。”
母亲听了脸色大变,我们家是单亲家庭,母亲失去了我就好比失去了心脏一般,没有我的日子还不如去死。母亲一直是这么想的。
但结果母亲还是将我留在了这里,她临走前带我去镇上的商店里买了很多东西,然后将我送回医院,让我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
我看到母亲的眼睛红红的,她似乎强忍着泪水。我点了点头,向她道了别。
从那以后,我便再也见过母亲。
老者五年间只对我说过一句话。
“等着神父吧,孩子,能救你的只有他。”
我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盼望着神父的到来,我无数次幻想神父的模样。一旦他把我治好,我就能回到小镇继续过着以前的生活。
但现在看来只不过是空想吧了。
五年来,别说神父了,我甚至根本没有踏出隔离区意外的地方。一开始我是怕鬼的,隔离区五年来除了送饭的修女外只有我一人,渐渐地就变得不怕了,这也算是这监狱般的生活带来的好处吧。
那天我睡得正熟 ,也就在那时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了老者的声音。
“神父大人!就是这孩子!”
他们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他们交谈了一会之后,不知道是谁把我抱到了车上。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旁边坐着一位神父,之前我幻想的神父都和之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个样,但看到事实我却大跌眼镜。
一个看起来我应该叫他叔叔的人,年龄和我母亲差不多。
这是我的第一想法。
“呀!你好,我是空松。”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向我打了个招呼。
“.....我是一松。”
“听说你被恶魔附身了?”
他笑着走过来坐到床边,伸出手抚摸着我的头。
“嗯。”
“那你只能在这里慢慢养病了,时间一久,恶魔自然耐不住寂寞,他会离开你的身体的。”
从那个时候起,空松神父便是我在这世上最为敬重的人。
——————————————————————————————————————————————————————————————
我是教会里最不老实的修女。
除了祷告以外,我都在别处玩。
一开始某修女是想训我一顿的,不过空松神父站出来为我辩护。时间一长,修女也只能看着我的恶劣行径咬牙切齿。
那天我做完祷告从教堂里溜出来到了隔壁的果林里要树子,其目的便是为了将树上的果子摇下来。
我不仅没有将果子摇下来,还摇下来了一个人。
“痛....”
说完他回头瞄了一眼,随后便站起来像个绅士一般地说
“哎呀,这位小姐,你是想干什么呢?”
“我想吃水果。”
说来也奇怪,那是我竟然坦率地说出了自己所想的,明明面对神父我都不曾这样。
“锵锵”
随后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苹果。
“唔.....你是魔术师吗?”
“并不是。”
他笑着说。
“可以做个朋友吗,小姐。”
“我是一松。”
“我是小松。”
这便是我和恶魔小松的相遇。

呜哇哇今天先更到这里_(:_」∠)_明er物理考试在下还没有复习QAQ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