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パパパパパパ

燭へし/年齢操作多く

【カラ一】暗恋(一)

★ichi视角
★倒叙/小学生文笔/ooc
★从头虐到尾
BGM造花の距離感

我坐在宴席上,理了理西装。
这是空松的婚礼。
他是我们六个人中第一个结婚的,其他人都在恭喜他,说他是遭了桃花运。我却坐在座位上不定声色地看着酒杯里的酒。
小松端着酒杯笑着问我是不是我最讨厌的人第一个结婚还是和一个美女结婚让我有了嫉妒之情。
去你妈的。
大概看到我脸色不对,小松收起了笑容走向其他朋友。
我是喜欢空松的。
这种喜欢并非是兄弟之间的亲情那种喜欢。
——是恋人之间的喜欢。
当然,这份感情只有我知道。
即使这份感情在我看来不能拥有,我却还是无法把视线从他身上离开。
这份感情是从高中开始的。
——————————————————————————————————————————————————————————————
转眼间又到了放学时间。
最近一段时间我有了个新习惯,那便是等空松放学。空松的成绩只能用烂形容,烂到高一到高二期间老师对他的成绩彻底放弃了。直到高三的时候一个平时待空松还不错的老师站出来带头为空松补课,其他老师这才慢悠悠的开始抓他的成绩。
我蹲在一松所在的教室门口一边看新买的文库本一边等他放学。不知道是因为教室的隔音效果太差,还是老师的声音太大,我在教室外都能清楚地听到老师在讲什么。
不一会儿讲课声戛然而止,空松和老师一起走了出来 。
“完了吗?”
“完了。”
“走吧。”
我转过身走向教学楼门口的鞋柜,空松的鞋柜离我的鞋柜不远,在我这个位置能清楚地看到空松的动作。
——绝不是有意偷窥的。
我看到他从鞋柜中拿出一封信。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他好歹也算是我们兄弟之中最有魅力的人了。
——应该能这么说吧?
“说去来,明天是情人节了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空松站在了我的身边笑着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低头理了理衣服,实际上我为了他做了巧克力的。
在心里默默地筹划明天情人节的事,想着要不要蹭着明天告白。
算了。
如果拒绝了的话两个人都会很尴尬的。
算了。
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有点羡慕那些女生,可以随便写情书给空松,而我写个空松的话,只会引起异样的目光。
——————————————————————————————————————————————————————————————
“一松,你今天也要去看书吗?”
洗完澡后的空松问我。
我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挎包,然后对他说“我走了。”
“路上小心。”
他笑着说。
他总是那么温柔。
这大概是我喜欢上他的一个原因吧 。
其实我并不是去看书,我家附近的便利店旁有一条小巷,上次帮小松买完杂志路过发现有一只小猫好像被遗弃了。我隐藏了很久的善心作祟,才决定没晚洗完澡之后借着【出去看书】的原因跑出来照顾它。
我走进小巷,便发现了躺在地上睡觉的它。
我挠了挠他的下巴,随后从挎包中拿出罐头给它吃。
哦,对了,我还有个习惯,便是和他【对话】。
并不是什么特殊能力,我只喜欢向它倾述罢了。
它听不懂正好,我便无所顾忌。
“明天我就要给他巧克力了。”
“他会收下吗?”
随后我便发现小猫居然睡在了我的怀里,没办法,我把它放回我给它做的小窝中。
“晚安”
我笑着对他说。
——————————————————————————————————————————————————————————————
第二天我坐在教室中就像一个小女生一样紧张,不停地想该如何把巧克力给空松。以至于上午的课我一节都没有听。
午饭时间一到,我便看着手表算着时间。
空松一般是12点半才吃完饭,期间我盯着手表一动不动。
指针指向了12点半。
我像个小孩子一样从座位上跳起来飞奔出教室。空松的习惯是在天台上吃饭。
——不止空松一个人。
我气喘吁吁地站在楼梯口。
我能感觉到。
果然有女声从天台上传来。
想着等她告白完了我在给空松巧克力,把巧克力拿出衣服兜像看宝贝般的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
背靠着门,我坐了下了,等待着空松拒绝的话语。
“空松君,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在普通不过的告白方式,随便翻一本言情小说都能看到。
“诶是吗,我觉得可以试试。”

什么?
这样想着我转过身透过门缝看了一眼天台上的情况。
男生是空松没错。
仔细想想空松也是对的,他又没有和我在交往,他是不可能拒绝其他女生的告白的。
再说了他和我交往这种事,是要等下辈子吧。
啊,不对,几辈子都不可能的。
这样想着,我走下楼梯,抹了抹眼泪。
就这样,把自己的感情埋在心里吧,一松。
我对自己说到。
tbc.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