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パパパパパパ

燭へし/年齢操作多く

斯德哥尔摩症患者 chapter.3


•短小的更新【即便很短也不要嫌弃我x
痛。
一松醒来过后只有这个感觉。
痛是从他的后身传来的,他的眼睛像一开始那样被蒙住了,他想叫空松,但已经痛得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过了好一会儿他似乎被人qj了。
骗人吧。
这是他的第一想法,qj这种事居然会发生在他身上,不管怎么样都像在做梦。
太荒唐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才发现身后的人是空松。
被空松压在身下,也就是意味着主导权在空松手中。空松在一松的身体中撞击的越加猛烈,一松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到后来甚至有一种愉悦感在其中。
直到最后一松的呻吟声中有一种要哭的感觉,空松才停止了撞击。
空松离开了一松的身体,抱着一松前往浴室。进了浴室后蒙住一松眼睛的眼罩才被取下,一松这才看到空松。
“空松.....”
一松用哭红了的眼睛盯着空松,空松瞬间感觉一股浓浓的罪恶感包围着他。
我对my brother做了些什么啊,他这样想着,同时下体又不争气的硬了。
真是恶趣味。
他摇了摇头,帮一松清理着身体。
“别动,my honey”
随后空松按住一松,不多尽量不多想的帮一松清理身体,空松强忍住了好几次想和一松做的心情,才得以清理完。
一松挣扎着站了起来,尝试着走了几步,结果还是差点摔倒。空松上去抱起一松
“好了好了,我抱你过去。”
说完空松吻了吻一松的额头,抱着一松走进了卧室。
----------------------------------------------------------------------------------------------------------------------------------------------------------------------------
“几点了?”
一松躺在床上问道。
他隐隐约约看见空松在黑暗中摇了摇头,然后让他好好休息别管这么多。
随后空松走出了房间门猛地被观上了。
他转过身背对着门,闭上了眼睛。
“喵”
随后便有一个物体在一松胸前蹭了蹭。
是那只小猫咪。
一松抱起猫咪脸靠着猫咪的脸,他的心情现在很复杂。
空松说着喜欢自己,却又对自己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真的是喜欢吗?
门外传来关门声,他知道空松出去工作了。
他动了动自己的脚,传来锁链与地面碰撞的声音。
....我这是余生都要生活在这里吗?
一松很无助。
tbc.
之后会有转折的!!!相信我xxx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