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パパパパパパ

燭へし/年齢操作多く

斯德哥尔摩症患者 chapter2

•一个神经病开学前的挣扎【不



这就是一松被囚禁的生活的开始,不过空松对他确实很好,每次他想要什么,空松就会把他想要的东西带给他。
不过有件事是空松绝对不会做的,哪怕一松哭着求他,他也只会哄着一松。
那就是——解开脚铐。
为了防止这种事的发生,所以空松一开始就跟一松说好了。然而一松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一松一早上起来就没看到空松,空松是出去工作了吧,他这样想到。随后继续躺在床上发呆。
说来也奇怪,这个房间里没有窗子,只是墙的最上方有几个缝隙,然而一松并没有在意,他缩着身子,又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已经是晚上了,空松正在厨房做饭,他喊了一声空松,随后便听到脚步声,然后便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我饿了。”
一松看着空松说道,空松笑了笑说饭马上就要做好了让他等一下。
空松又走出了房间,整个房间黑漆漆的,只有一丝月光从墙上的缝隙穿过。
没有灯吗....这个房间....
过了一会儿空松便把饭端进来,把一松抱住开始喂他饭。
“不用了,我自己吃。”
一松被空松这一番行动弄得有点脸红。
“对了,这个房间没有灯吗?”
一松问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没有哦”空松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里面的手电筒“如果实在想要用灯光的话,就用这个吧。”
一松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一松来说过了单调又无聊,说实话他有点想念猫咪咖啡厅的猫了,要知道,他可是猫奴啊。
碰巧空松也在那一天带回来了一只猫咪。
“这是给一松的礼物哦。最近很无聊吧,我不在的时候就和他玩吧。”
“嗯”随后一松用头蹭了蹭那只猫咪的脑袋。
好舒服。

像这样又过了几天,那只猫咪因为无聊的原因有些闷闷不乐的。于是一松决定带它出去走走,他知道如果向空松明说空松绝对不会同意。于是他决定晚上偷偷带小猫出去。如果在空松工作的时候出去运气不好可能会碰到回家的空松,因为空松没有固定的上班下班时间。最保险的还是晚上了,空松一向睡觉都很沉。

晚上互道晚安后,空松边睡下了。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一松确定空松睡熟了,便起床抱着小猫走出了房间。如果不是今晚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发现这个脚铐上的锁链的长度可以任他到达这个房子的任何一处。

房子的装修好是好,就是没有窗子让人感觉有点遗憾。
他从客厅中翻出打火机,烧了一下锁链,不知道过了多久锁链才断掉。【这是我瞎编的!!别当真x】
他翻出房子的钥匙,不发出任何声音的走了出去。

他这才知道他这几天一直在深山老林中度过。没错,这是一间山中小屋。
他抱着小猫走了一圈,挠了挠小猫的下巴,笑着对它说“现在好多了吧。”

回到家后,他看到的是怒气冲冲的空松。
“一松....”
一松有点懵,他知道接下来肯定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接着他抱紧了怀里的小猫。
“你去干什么了。”
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的语气。
还没等一松说话,空松又接着说道。
“果然还是我对你太温柔了吧。”
接着一松眼前一黑。
tbc.

md今天下午就要去报道了我方QAQ开学之后可能就会更得慢一点x【你现在更得不慢??()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