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パパパパパパ

燭へし/年齢操作多く

斯德哥尔摩症患者 chapter1

•大概就是大家不再是neet
•模特kara x 猫咪咖啡厅服务生ichi,ooc
•囚禁梗
•因为choro很关心ichi所以有种年中松的味道
•然后我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反正你们肯定看得懂的,顺便小可爱们作业写完了吗【笑 顺便一开始kara其实没有虐待ichi,后来才开始的x总感觉标题【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不符合文ojz但是我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的标题了x


【choro】说起来,那时候我们都没有发现最有嫌疑的是空松,但是在此之前,他是正常的。


松野一松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
最先发现这点的是轻松,那天他下班之后顺路准备去一松工作的咖啡厅坐坐,顺便等一松下班回家。一松的下班时间是六子种最晚的。即便一松是个男人,但是轻松还是很担心他。毕竟日子过得越好人的口味就越重。
当然,他不是指喜欢上一松的人口味重。
那家咖啡厅的氛围轻松很是喜欢,就算猫咪咖啡厅这个设定有一股浓浓的死宅味,不过咖啡厅里除了在地上乱跑或者是睡觉的猫咪之外,其他都很讨轻松喜欢。
他推开门走进去,老板看到他之后便向他走来。
“轻松君,今天一松请假哦。”
老板虽然在对轻松说话,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上的账单看。
“哦,那好。”
轻松对此并不奇怪,咖啡厅的工作也是很累人的。
他回到家,走到他们六个人的放间,发现一松并没有回来。
“一松呢?”
听到这样的问题小松抬起头看了一眼轻松。
“ 不知道。”
轻松没怎么在意,走到桌子前开始完善今天的工作。
“说起来,今天空松哥哥和一松哥哥在外面住耶。”
“这样啊.....”
轻松送了一口气,虽然这两个人他都不放心,不过至少他们两个在一起还能互相帮忙。


【choro】那个时候这样想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
一松醒来的时候,脚上已经加上了沉重的脚铐,眼睛已经被蒙住了。但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边睡了一个人。
他转过身去摸了摸那人的脸,根据自己的直觉认为那人是空松。
“空....松?”
他小声的问了句,那人抓住了他那只在自己脸上乱摸的手。
“对哦,my honey。”
“把眼罩给我取下来。”
一松用命令般的语气说道,随后他便看到了眼前的空松。
“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除了帮你解开脚铐。”
空松笑嘻嘻地说道,随后抱紧了怀里的一松。
“晚安,my honey”



我开个头!!特么不知道该怎么写了,有空晚上就更!反正我是个写完作业的boy!!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