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パパパパパパ

燭へし/年齢操作多く

出/换谷子
除打码外的都是可以换/出的 原价出 包装上有价格 包装撕得不太走心 介意慎
换同种的乐总或者环环
举个例子就是布丁趴趴换乐总/环环趴趴 不能换吧唧挂件之类的
最近要在上海考试 等回家了再发快递 走闲鱼

#求本#
占tag抱歉
想求比较久远的这本本子😭这位太太好像不会开通贩所以不抱希望地问问有没有太太买过这本的场贩😥

如果有但是不想出的话也没关系 想让太太帮忙拍图/扫描开个价然后卖给我🙇🏻🙇🏻🙇🏻可能比较麻烦……

转单。申辰本 没付运费 加上运费大约150上下 原价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悖悖论:

还有一个月就又到情人节了

都给我学着点啊

【カラ一】圈套

来自 @摳髂肆 的点文
写完发现自己看评论的时候只看到了骚扰两个字 没看到性ojz因为感觉再拖会被打死所以还是厚着脸皮发上来XD
感觉自己各种偏题各种ooc☜


那天一松如图往常一样去工厂上班,他已经在工厂工作了10年。这10年间他都如同一个机器一样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工作,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是敬业,也因为这样他担任了班长这一职位。
他从来没有渴望过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在他的生活中,也可以说,他不希望有特别的事发生在他的生活中,毕竟他是出了名的怕麻烦。
可是他越是怕麻烦,越有人要找他麻烦。
或许是老天爷对他从出生到现在平静的生活感到不满,于是在那天mafia班的boss空松来到了工厂和厂长进行交涉,厂长虽然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工厂发展成现在的规模,但胆子还是没有多大的长进。正巧空松是一声不吭便来造访的,所以厂长也就有了【已经有约了所以今天不能谈话】的理由。
空松态度十分强硬,硬是强迫厂长留下一个人代替他,然后都已经下班很长一段时间了,厂里的员工差不多都走光了,正在厂长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看到了从休息室里出来的一松,一脸刚睡醒的样子。似乎是下午太累了准备睡一会儿再回家,可是没想到一不小心就睡到了现在。
一松看到几个黑手党和厂长在一起也很惊讶,正准备逃走,厂长就冲过来让一松代替他去和空松谈话,一松一开始也极力拒绝,厂长也急了,连忙以减工资威胁他,一松只好接受了他的请求。
一松压低了帽子,畏畏缩缩地走向空松。
“那个,请问要和我谈些什么呢?”
超蠢的开头。一松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他甚至觉得下一秒自己就要被杀了。
然而情况并没有他所想像的那么糟糕,空松取下墨镜斜眼看了他,然后挥了挥手让手下走开。

其实根本没有厂长所想的那么糟糕,谈的只是一些生意上的问题。空松人也很好,谈话完了还问一松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一松委婉的拒绝了,虽然他已经饿坏了,但他并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空松反而觉得自己给一松添了麻烦,坚持要求送一松回家。
在空松反复要求下,一松只好妥协了。
一路上空松和一松并没有太多的交谈,一松认为这大概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拘束的原因,毕竟他已经紧张得都不敢轻易地呼吸车里的空气。
“真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诶?”
一松疑惑的转过头,发现空松扬起嘴角看着前方。

这绝对是一松人生的转折点。
那天空松给一松的第一感觉绝对不容置疑的是成熟,这件事同时也告诉了一松绝对不能凭对一个人的第一感觉而对某个人轻易下结论。

从那天开始空松便会时不时的骚扰一松。第一次是给一松送了一束玫瑰花和一封信,信的差不多是,我很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只不过空松用他过于华丽的词藻把一件十分简短的事用了一整页a4纸来描述。
一松当时还特别礼貌的回了一封信拒绝空松。但是正好这封信就让空松误会了,空松之前的告白对象总是对他的信置之不理,而一松的回信让空松有一种被在意了感觉。
从那以后空松便开始变本加厉的追求一松。他几乎每天早上都在一松家门口等一松出门上班,每天晚上都在工厂门口等着一松下班。
一松很快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发现自己无论从工厂前面出去还是后门出去都会被空松发现。

那之后又过了几天,一松已经对空松频繁的骚扰忍无可忍了。他在下班的时候上了空松的车,打算和空松好好谈一谈。
结果空松十分巧妙的避开了所有的问题,巧妙到和空松谈话的时候一松都没有注意到。
去你妈的成熟。
一松现在十分想大吼一声。
但是经过这次谈话后一松也发现其实空松并没有他想得那么麻烦,只要乖乖让他送自己上下班,空松就不会过多的骚扰他。
好像就满足于此了的样子。
这种关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尽管一松不会和空松说太多的话,但是一松渐渐的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不过他很不想承认就是了。
他开始期待着早上和晚上,因为他觉得和空松待在一起很安心。空松也比以前安分了许多,至少不会突然搞一下让人感觉十分恶心的事。
感动,真是太感动了。
一松不由得这么想到。
他一开始觉得在空松的车上从工厂到家里的距离很漫长,但是他现在觉得十分短暂。
只是在心里想想还好,结果他那天不小心用眼神表达出来了。用眼神表达出来了就算了,还被空松看到了。
空松扬起嘴角,对着正准备下车的一松喊了一声
“你现在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呢”
空松的语气得意得很,有一种大功告成的意思。此时此刻
一松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中了空松的圈套。
狡猾。
他看着笑眯眯的空松说到。

100fo感谢!!!♡评论点文♡

只想写カラー所以不要脸的来占个tag(。)
只写前三个评论点的文——☆
记得带梗!!!∠( ᐛ 」∠)_
占tag抱歉(土下座

【おそ一】见えない黒に堕ちてゆけ(下)

我对他的到来感到十分惊讶。
在睡觉之前遇见自己思恋已久的人可是件好事,同时我也疑惑于他究竟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坐在窗台上一手扶着窗子以免自己掉下去,一手背在身后仿佛藏着什么。
我歪了歪头想要知道他藏了什么,他面带微笑地看着我。看到我的动作后,低声说
“这是给你的礼物哦。”
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猫咪玩偶。
我记得我曾经对他说过我喜欢猫,却因为身体原因而不得不远离猫。所以当我看到这个玩偶的时候,我高兴得抱住了小松。
“真是的,有那么喜欢猫么。”
他无奈的笑了笑,然后一副要回去了的样子。
“要走了吗???”
“嗯,不过我以后会来找你的。”
他点了点头。
再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
第二天我同往常一样和去轻松神父那里治疗,可我没有任何力气起床。
啊啊…又要变成以前那样了。
我无助地躺在床上,直到轻松面无表情地打开门。
“轻松神父…”
我苦笑着看着他
“我好像比以前更加严重了。”
轻松神父在我的眼中是个比较严肃的人。至少比空松神父严肃得多,我以为他会责骂我,但他不但没有这个样做,还让我躺在床上休息一天。
“不骂我吗?…”
“不怪你。”
轻松神父异常冷淡的语气让我有些发愣。

—————————————————————————————
又到了晚上,我期待地躺在床上。小松说他晚上再来找我,我就想吃了兴奋剂一样躺在床上抖着腿。尽管身体已经软的几乎没有力气了,但在我看来,这是消遣时间的最好方式。

咔啦——
窗户被打开了,站在窗台上的是小松,我张了张嘴,可是我根本不能发出声音,只好勉强抬起手来朝他挥了挥手。

“你怎么了?”
他笑着走过来,语气说不出来的怪。语往常的他不一样,他现在的语气有几分怜悯,也有几分嘲讽。
我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一下子被打开,站在门外的是轻松神父,他瞪着小松,怒气冲冲的走过来。
“又是你啊,恶魔。”
“哈”
小松干笑一声,接着把我从床上抱起来。轻松看着小松‼得瞪大了眼睛,我也因为此时的状况说不出的恐惧,打着哆嗦看着轻松。

“不要害怕。”
小松抚摸着我的脸颊,然后用额头顶着我的额头。
“和我一起堕落吧,一松。”
“你已经回不去了”
轻松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却无法阻止——他阻止不了。
“嗯”
小松听到之后开心的笑出声,对我轻声说道
“你现在是恶魔一松”
end

【おそ一】见えない黒に堕ちてゆけ(中)

从那之后小松常常找到我和我一起玩。
我只是把他当作一个热情过头的男孩子,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然而让我奇怪的是,无论我在哪里他都能准确的找到我。
我问他这个问题后,他笑嘻嘻地说
“不是说了吗?我可是魔术师啊。”
虽然我知道他肯定是随便找了个问题来糊弄我,但我还是没有深究。
我可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事。
时间一久,我也就习惯了他的存在。
有时候他不来找我,我反而还会盼望他来。
我这个人真是贱。
坐在教堂门口我这样想着。
———————————————————————————————
———————————————————————————————
空松神父开始担心我了。
我已经住在这个教堂两个月之久了,然而身体情况没有任何好转,甚至还在恶化。
最近他也很少出门了,他不停地打电话和翻书柜,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一松!”
那天他惊喜的找到我,说要带我去另外一个神父那里。
“那个神父能治好你!”
我点了点头,心想当时那个老爷爷也是这么说你的,可是没有任何卵用。
没有任何卵用也好。我这样想着,就当是换个地方玩吧。
“可以是可以,可我想准备一天。”
“好。”
他答应了。
———————————————————————————————
———————————————————————————————
第二天我一直坐着教堂门口等小松,期间还认错了人。
可他还是没来。
说起来最近这段时间他总是不定期的来找我,以前却是天天来找我的。
好了一松,你对人家付出过什么吗?自己什么也没做就要求别人为你做事?
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直到黄昏,空松提着我的行李说要出发了。
我不舍地看了一眼教堂旁的森林,坐上了车。

———————————————————————————————
———————————————————————————————
讲道理,那个神父可真是糟透了。
空松把我托付给了一个叫做轻松的神父,他是个神经质的人,他总是随时随地的询问我的情况。有时候我在看书,他也会突然冒出来把我吓个半死。
对于我的病,他一开始是让我吃一些不知名的药,到最后时常用刀划我的身体。
他一边划一边安慰我,我因此被痛的大叫,扭动着身体,甚至为此哭泣。
很残忍的方法,至少对于我来说。
不过身体逐渐变好了是个事实。
他说我不久就能回到空松那里去了。
“哦”
我对此没有多大反应。
倒是小松没怎么来找过我了。
每天都怀着对小松的思念入睡,这可这不是滋味。
直到那个晚上——
那天我洗漱完准备睡觉,迷迷糊糊中听到窗子似乎被打开了的样子,翻过身准备看一样窗户,映入眼帘的确实那个熟悉的身影。
——是小松了。
“嘿,一松,真是好久不见。”
他笑着说道。

【カラ一】暗恋(二)


那天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留下来等空松放学,如果我再留下来,那么我就是电灯泡了。
自嘲地想着,只身一人走回了家。
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啊.....好疼。
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少见的哭了。
就这样....让这份感情埋没在心中吧。
——————————————————————————————————————————————————————————————————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有了偷窥空松和他女朋友约会的习惯。
他最近不再步行回家,而是改成了骑自行车。毕竟他在放学后要先送他女朋友回家,放学的时间本来就很晚了,他害怕父母担心就换成了骑自行车。
他的女朋友总是一脸幸福地坐在后座上抱住空松的腰。就像某些俗套的小说里那样。
恋爱的酸臭味....?
“空松!你这家伙有了女朋友都不告诉我们一声!”
小松一脸笑着要打空松的样子。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
“别想狡辩了!轻松都看到了!”
空松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哎呀……本来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说白了就是不想给我们说吧!”
接着他们又开始打闹起来。
我坐在角落看着书。嗯,看样子是在看书,实际上心情坏得不得了。
接着他们又说要去外面吃饭,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摇了摇头“抱歉最近好像胃病犯了。”
“啊……那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哦。”
轻松说着。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他等一会再去吃饭。
“真那你没办法,那我们先走了。”
我继续看书。轻松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我说到。
“呐,一松你喜欢空松对吧。”
我一下子愣住了。
秘密被发现了。
大概是觉得我不太对劲,轻松摆摆手说到“我不会说出去的,哥哥没你想得那么坏。”
我松了一口气。
“怎么发现的?”
“你对他的所作所为,只要稍微注意一下都看得出来。”
“你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还是说就这样暗恋着他?”
他一连问了两个问题让我稍微感觉有点烦,我把头扭到一边盯着榻榻米不说话。
好在这之后小松便打电话过来催促他,不然我不知道怎么缓解这尴尬的氛围。
他担心地回头望了我一眼,随后便离开了。
………我也无法知道自己的想法。
喜欢着空松却又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情。
果然是个垃圾啊我。
我冷笑了一声。
永远无法得到幸福的人,就是我吧。




【おそ一】见えない黒に堕ちてゆ(上)


★宗教松paro【paka/恶魔oso/修女ichi/神父kara】【可能有点色松的意味】
★渣文笔
★顺便说一下时间线↓
五年前ichi得病→第五年空松到来→五年后的世界
★可能这一章看不出啥x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BGM http://music.163.com/song/22675533/

五年前的某一天,我得了一场病。
没有病因,是很邪乎的病。我感受不到病痛,但是能感受到自己一天比一天虚弱。
母亲带着我跑遍了镇上的所有医院都没有治好,后来母亲听邻居说隔壁镇上的教会医院似乎能治好这种病便连夜带着我去了哪里。
接诊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仅仅是看了我一眼便吓得大叫。
“恶魔!恶魔!这孩子被恶魔附身了!”
我的母亲从来不信这些,她便开始咒骂老者是庸医。
直到几个修女给老者端来了一杯水后老者才冷静下来,他看着我的母亲一字一句地说到。
“能治是能治,不过我们要将这孩子隔离起来。如果你真的想要让他再次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你就把他的行李留在这儿,一个人回去吧。”
母亲听了脸色大变,我们家是单亲家庭,母亲失去了我就好比失去了心脏一般,没有我的日子还不如去死。母亲一直是这么想的。
但结果母亲还是将我留在了这里,她临走前带我去镇上的商店里买了很多东西,然后将我送回医院,让我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
我看到母亲的眼睛红红的,她似乎强忍着泪水。我点了点头,向她道了别。
从那以后,我便再也见过母亲。
老者五年间只对我说过一句话。
“等着神父吧,孩子,能救你的只有他。”
我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盼望着神父的到来,我无数次幻想神父的模样。一旦他把我治好,我就能回到小镇继续过着以前的生活。
但现在看来只不过是空想吧了。
五年来,别说神父了,我甚至根本没有踏出隔离区意外的地方。一开始我是怕鬼的,隔离区五年来除了送饭的修女外只有我一人,渐渐地就变得不怕了,这也算是这监狱般的生活带来的好处吧。
那天我睡得正熟 ,也就在那时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了老者的声音。
“神父大人!就是这孩子!”
他们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他们交谈了一会之后,不知道是谁把我抱到了车上。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旁边坐着一位神父,之前我幻想的神父都和之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个样,但看到事实我却大跌眼镜。
一个看起来我应该叫他叔叔的人,年龄和我母亲差不多。
这是我的第一想法。
“呀!你好,我是空松。”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向我打了个招呼。
“.....我是一松。”
“听说你被恶魔附身了?”
他笑着走过来坐到床边,伸出手抚摸着我的头。
“嗯。”
“那你只能在这里慢慢养病了,时间一久,恶魔自然耐不住寂寞,他会离开你的身体的。”
从那个时候起,空松神父便是我在这世上最为敬重的人。
——————————————————————————————————————————————————————————————
我是教会里最不老实的修女。
除了祷告以外,我都在别处玩。
一开始某修女是想训我一顿的,不过空松神父站出来为我辩护。时间一长,修女也只能看着我的恶劣行径咬牙切齿。
那天我做完祷告从教堂里溜出来到了隔壁的果林里要树子,其目的便是为了将树上的果子摇下来。
我不仅没有将果子摇下来,还摇下来了一个人。
“痛....”
说完他回头瞄了一眼,随后便站起来像个绅士一般地说
“哎呀,这位小姐,你是想干什么呢?”
“我想吃水果。”
说来也奇怪,那是我竟然坦率地说出了自己所想的,明明面对神父我都不曾这样。
“锵锵”
随后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苹果。
“唔.....你是魔术师吗?”
“并不是。”
他笑着说。
“可以做个朋友吗,小姐。”
“我是一松。”
“我是小松。”
这便是我和恶魔小松的相遇。

呜哇哇今天先更到这里_(:_」∠)_明er物理考试在下还没有复习QAQ